近海暖水性鱼类

逆流01


死亡开端paro,私设甚多


01

  “天空之城外围清扫任务!需要十名自由灵魂,报酬一千点标准能量!”

  “罪恶之城任务失败,现需要救援人员……”

  “饿鬼道的任务虚空队已经接了,怎么还没撤掉?”

  “埋骨之地还需要一名入魔级巅峰……”

  “恰克小镇!已有六名挣脱者,四十四个自由灵魂,现征求……”

   杜明知道自己绝对不是一个安静的人,可是面对这种场景,他也只能站在门口默默的闭上了嘴。

   吴启却不放过他,“怎么不说话?被队长传染了?你看我们的灵魂总部怎么样?”

   杜明无语的看了吴启一眼,又看了一眼大厅正中的大屏幕,上面逐一列着各项任务,屏幕前面人头攒动,还有人喊着任务的名字和要求招揽着人手,杜明随便估计了一下,大厅里至少有五六百人,只是一时间也分不清其中多少“活人”多少“死人”。

   自从被这个名叫轮回的队伍从死地救出来,杜明就充满感激心甘情愿的加入其中了,接下来就是一个月的训练和常识教育,只是这个常识里可没有“灵魂总部布置的像个股票大厅”这种东西。

  中国灵魂总部!听起来多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称呼,杜明本来是比照着秘密军事基地来想象的,结果……

  不过早在外面看见灵魂总部和普通写字楼没什么区别的外表的时候,杜明也算有心理准备了,只是前五层为了防止普通人误入而设立的“无人区”,因为一直以来都只有十几个自由灵魂看守,好歹还有几分阴冷森然的气氛,让杜明又燃起几分期待而已。

  “这些就是幻想地?”

  “是啊,不过我们一般叫做‘副本’”

   倒是很贴切……

  “别发呆,跟上队长。”吴启一边拉着杜明闲扯,一边却也没忘了正事。

   杜明早就感觉到了,自从他们一进来,大厅的声音顿时降低了几分,而且一路走来众人也是纷纷让路。直到一行五人到了大厅右边人最多的那个窗口,原本排队等候的人看到也立刻让出位置。

    虽然早就在吴启的“科普”里中知道了轮回队是灵魂组织中少有的几个强队之一,但直到今天杜明才算是略微感受到了一些强队的影响力。

  “周队长!”窗口后面是个年轻女孩,看到轮回队也是眼前一亮,声音明显激动了起来,“请问要查询什么任务吗?”

    杜明是在被救之后才想起来,那个让他有点眼熟的俊美青年,也就是他现在的队长周泽楷,是几年前红极一时的一个偶像。而看着窗口小妹泛红的脸颊,明显和之前那些让路的人敬畏、羡慕的神情不同,恐怕这激动也不是冲着周泽楷灵魂强者这个身份来着。

    看人家这生前死后都是人生赢家的设定,杜明有点羡慕嫉妒恨的想着。

   “空中陵墓。”

    然而周泽楷言简意赅说完之后,杜明却发现四周让了路却没有散开的人都是羡慕嫉妒恨的看着他。

   “空中陵墓!”窗口小妹也看了杜明一眼,“周队长你们已经招到新人啦?真可惜,我还想要不要我死一死去试试呢,稍等我查一下……抱歉呢,周队长,目前没有人发布这个任务。请问您要做这个任务的发布人吗?”

    随着窗口小妹的话,周围的人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空中陵墓这个地方杜明不了解,吴启作为安排给他的讲解人也是十分的不靠谱,话说的不少,很多关键问题却又不告诉杜明。

   但是其他人却不会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

   幻想地对于灵魂者,哪怕是其中少数的挣脱者来说是极为重要却也很恐怖的存在,那里有原本人们以为只存在感于幻想中的各种鬼怪,灵魂者如果与这些鬼怪为敌却被击败,那么就只有被斩杀或者吞噬两种结果,而无论哪一种,都是彻底的死亡。但是对于灵魂者来说,与鬼怪战斗却也是提升实力最快的方法。而且最重要的是,人类造出来的武器对灵魂者来说无法使用,只有斩杀鬼怪才有可能得到灵魂者可以使用的“天生武器”,无论是依靠外力斩断因果的自由灵魂,还是靠自身力量斩断因果的挣脱者,天生武器都是他们生存最大的倚仗。

    而空中陵墓是幻想地中比较特别的一个,在常见的S、A、B、C、D、E六个幻想地登记中,空中陵墓是危险度颇高的B级,但其中掉落的天生武器的强度却不太配的上这个难度,但是这里的武器却有一个极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帮助新生,或者说新死的灵魂者稳定灵魂,更快的提升等级,于是就造成了一个很尴尬的局面,高等级的灵魂者不需要这个幻想地的武器,低等级的灵魂者需要却没有能力进去……或者说,进入是可以的,但出来就别想了。

    于是想得到空中陵墓里的天生武器只有三种办法,一种就是像杜明这样,幸运被一个强大的队伍招收,而这个队伍又愿意费力去给新人打武器,这也是杜明被人羡慕嫉妒恨的盯着的原因。第二种就是由灵魂总部发布高报酬的任务,由高等级的灵魂者完成,低等级的灵魂者可以不断完成小任务来积攒灵魂总部给予的积分,最后可以兑换这样的武器,但是这个过程往往十分漫长,一般的低等级灵魂者只能暂时租借几天而已。而第三种也是很需要运气的,那就是像现在这样,刚好碰上一个带新人去“拿”武器的强队,而这个强队又刚好人数比较少,空中陵墓十个比较稳定的幻想地,需要至少十个灵魂者才能触发入口出现,而轮回队却只有五个人……

   周围众多低等级的灵魂者已经跃跃欲试了,轮回队,或者说周泽楷的名声一向很好,这个名声既包括实力也包括人品,所以众人也不担心自己跟去就会当了炮灰,虽然说跟去了也未必能得到天生武器,但有个机会,还是没什么危险的机会,又有什么不好呢?

   大家就等着周泽楷对窗口小妹说发布任务,然后踊跃报名了。

   可惜这些人的运气却没有好到最后。

  “这不是小周吗?来接任务?”

   注意力全在周泽楷几人身上的众人听到这个声音才猛然回头一看,心里几乎同时冒出一句话——这是什么日子?

   新来一行人一共八个,为首的那人留着半长不短的偏分,长得虽然不如周泽楷那么夺目,却也称得上帅气,最重要的是那标志一般的一根烟……

   这人看了一眼周泽楷,又看了看杜明,了然道:“这是要去空中陵墓吧,刚好我们这也要去,发布任务了吗?一起去?”

   迟迟不肯散去的众人一时间不知道改摆出什么表情,只有窗口小妹更激动了。


------------

#写完不敢回头看系列#

先不要吐槽标志性的烟这个问题,后面会解释的

逆流00

死亡开端paro,私设甚多


00

  杜明实在很难形容自己现在的感受。

  看到空中那条巨大的裂缝和其中涌出的黑色烟雾一样的东西时,他下意识的念头就是死定了。

  可是在转头就能看到自己的尸体的情况下,这种念头却显得尤为搞笑。

  死人要怎么再死一次呢……杜明作为一个铁骨铮铮的体育生,虽然在刚刚的车祸中也算历经生死了,但他显然还是不擅长思考太哲学的问题,于是万劫不复魂飞魄散灰飞烟灭等等充满封建迷信色彩的词汇组成各色弹幕开始在他脑子里滚动播放。

  杜明这样倒是也不是吓傻了,无论那条裂缝还是黑色的烟雾都让他觉得无比危险,他也想跑,可是他身边缠绕着的黑烟却阻止了他。

  没错,他身边也缠绕着和那裂缝中相似的东西,不过看起来细弱很多,而且只要杜明不动,这些黑烟也同样不会动,但是如果杜明想跑,它们却会极度的拖慢杜明,而且一旦碰到这些黑烟就会剧烈的疼痛,疼痛的的同时还会回忆起很多不好的记忆。

  难道黑烟就是那些记忆形成的……?杜明不由得这样猜测着。

  而黑烟带来最大的负担却不是拖慢或疼痛,而是每次碰触都会让杜明的存在减弱一分。

  杜明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尸体还在不远处躺着,他现在的存在或许可以称之为灵魂,总之不管是什么,这也就是他的全部了,如果连这也消失,那就是真的“没了”吧。

  所以他不太敢动,然而那道裂缝看起来虽然有段距离,黑色的烟雾离他却也不是太远了。

  被黑色烟雾淹没的下场是什么,似乎也很容易想象。

  跑,还是不跑……

  “检测部的人没搞错吧?这哪里是挣脱者?”

  “检测部说的是灵魂强度高于70,有挣脱者的潜质。”

  “是吗?那是我记错了?”

  杜明的灵魂拷问就这样被打断了。

  他抬头一看,不远处四个现代装束的年轻人正漂浮在半空看着他,他们长相和身材也都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其中一个有点眼熟的还长得特别帅,看起来既不是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也不像驱邪赶鬼的得道高人。

  看到杜明回头,其中一个人还冲他招了招手,也不知道是在打招呼还是叫他过去,那个人看了杜明的尸体又看了看杜明的灵魂,好像在目测两者之间的距离,然后又一脸喜色的冲杜明喊道:“喂,快点挣脱因果!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搞什么鬼……

  杜明一时无语的几乎要忘记了裂缝和黑色烟雾的威胁。

   “队长,你看要不要帮他斩断因果?”四人中年纪最大的人向站在最前面的人问道。

      被称作队长,也就是被杜明评价为“长得特别帅”的那个人,他沉吟了一下,身边另一个人又补充道:“检测部的测量结果应该没错,而且看他在因果缠身的情况下还能移动这么长一段距离,灵魂的稳定度也高,性格也很镇定,如果斩断因果成为自由灵魂,再给他一把武器的话,那也不弱。空间裂缝里涌出的罪孽已经很近了,我们来的晚些,我看他应该没时间挣脱因果。”

       最前面的青年却摇了摇头,他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裂缝,即使是挣脱者盯着看也会觉得有些心理不适的空间裂缝却好像让这个人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他突然笑了一下,然后十分简洁的命令道:“来得及,教他。”

--------------------------------

开篇是小明专场嘿嘿

看到与死开原著不同的设定不要奇怪,改动的地方非常多,有些是剧情需要,有些是因为我也记不清楚了……

大家都知道(一)

 “难以置信!”镜子小姐惊呼道。

    在此之前,她从来不会这样大呼小叫。要知道,她是一位优雅高贵的小姐,洁净、美观,被高高的挂在墙壁上,最重要的是,她有一位非常美貌的主人,对于一面镜子来说,这是最最体面的事了。

    正因为镜子小姐如此体面,所以她从来不会失礼,比如她很想说她的主人是最美貌的人,但为了保持优雅小姐的谦虚,她只好说非常,但她今天实在太震惊了。

    “这完全是真的。”钥匙先生的声音低沉稳重,他说话时用钥匙扣轻轻撞击桌子,发出“哒”的一声,他喜欢这种声音,和他被放在桌子上时发出的声音很像,显得他很有分量。而且这个钥匙扣是新的,今天刚刚换上去,他有必要让别人注意到这一点,好让大家知道对主人来说最重要的是谁,就像今天这么重要的新闻,他也是头一个知道的。

   然而撞击招来了桌子的抗议,“轻点”,桌子说,他觉得自己是位老先生了,除了主人的使用外,他想要避免任何物品的接触。

   “已经很轻了。”钥匙先生小声辩解,但他不太想和桌子争吵,因为他比桌子的年纪小,来这个家里也比桌子晚。尽管他觉得自己在家里的地位最高,但谁让主人说过喜欢“前辈”呢?他是最听主人话的,老资格的桌子对他来说大概算个前辈,所以他一直尽量去喜欢他,也从来都让着他。

镜子小姐等的不耐烦,催促钥匙道,“你是怎么确定的?”这是她今天第二次失礼了,但她实在太焦急。

沙发咳嗽了一声,正想要附和镜子小姐的话——他太想和镜子小姐搭上话了——可惜钥匙先生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这是完全是真的。”钥匙先生又强调了一次,“你们都知道的,我有一个妹妹,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就在抽屉里。”

没人回应他,他们并不知道抽屉里到底都有些什么,抽屉先生比桌子先生还要老,总是在睡觉,也很少开口和他们交谈。

“你们忘了吗?我以前也在抽屉里,在外面工作的是我的大哥,我们是三胞胎,后来我大哥失踪了,”钥匙先生说到这里沉默了三秒钟为他的哥哥默哀,“然后我就被取出来了,而现在!”他拔高声音,提示大家接下来是重中之重,“我的妹妹也被拿出来了!”

“哦……那么说你也要失踪了?”

“我更想知道你们是靠什么分出兄妹的,我想你们没有任何地方不一样。”

钥匙先生用穿钥匙链的小孔瞪了不会说话的沙发一眼,至于不知道是谁的既不会找重点的还要突然插嘴的不礼貌行为他更是连看都不看,“我妹妹被拿出来的时候太早了,你们还在睡觉所以不知道,当然,后面的事情发生在外面,你们就更不知道了——不知道就不要乱说——主人把我的妹妹送给了一个人。”

“天呐。”镜子小姐悲鸣了一声。

“所以,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我们这里即将……”钥匙先生突然静了下来,或者说大家都静了下来,没有人再发出声响,只有卧室的门被推开,发出“吱呀”一声,好像一个班主任突然走进了乱哄哄的教室。